第二届国际“尊严生·安乐死”50人论坛在津召开
中外专家热议为自主结束生命摆脱病痛立法

  4月13日,由中国生命关怀协会、中华慈善总会长期照护专业委员会支持,鹤童老年福利协会主办的第二届国际“尊严生·安乐死”50人论坛在津举行。来自中、荷、韩、澳等国家和国内相关领域的政府部门、社会团体、医学界、法学界、媒体界的50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尊严生·安乐死”议题,吁盼安乐死立法,使得身患不治之症、遭受极端病痛折磨的临终病人,能够自主选择安乐死,以摆脱病痛的困扰,舒适安宁地离开人世。

韩淑燕宣布论坛开始


方嘉珂致欢迎辞


崔以泰致开幕辞

  “安乐死”一词源于希腊文,意思是“无痛苦的”死亡。人类在难以忍受重病、不治之症带来的痛苦的情况下,选择平静地离开,而不再等待死亡、痛苦、折磨和恐惧。目前世界已立法准许安乐死的国家和地区有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瑞士和美国的俄勒冈州、华盛顿州和蒙大拿州等。


  论坛首先由世界上第一个安乐死立法的国家——荷兰自主结束生命协会(NVVE)的迪克·鲍舍尔先生演讲。他以所经历的事例介绍了荷兰安乐死的立法过程、现状和未来,阐述了依法实施安乐死的条件:即由患者本人“深思熟虑”后提出实施安乐死申请;确认患者病情根本无望好转、且病人在经受着病魔“令人无法忍受”的折磨。医生向患者如实通报其病情及以后的发展情况;与患者协商并得出结论,认为安乐死是唯一的解脱办法;一直诊治患者的医生就上述4条出具书面意见,并征得另一位“独立”医生的支持,才能对病人实施规定的安乐死程序。


迪克·鲍舍尔演讲,盛振鸣担任翻译。

  随后,来自亚洲第一个启动“安乐死”立法的韩国东亚研究所的崔官教授解读了《韩国延命医疗决定法》;澳大利亚KEH国际养老服务管理公司主管仇淑云女士讲述了澳大利亚安乐死立法实施情况;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总干事罗点点论证了“选择与尊严”的意义。


崔官演讲,田香兰担任翻译。


现场播放仇淑云女士关于澳大利亚安乐死立法实施情况的演讲


罗点点演讲


唐钧发言


展开讨论

  中国“临终关怀之父”崔以泰教授说:“推进安乐死立法,让这些临终病人,不再延长其无法忍受的,又无法减除极端痛苦的、悲惨的受折磨状态,而能使这些病人有选择自己死亡方式的权利,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在医生帮助下,舒适、无痛苦、安详、有尊严地告别人间。”


崔以泰发表观点


与会专家热议

  随后,来自京津等地医学界、法学界、政府相关部门、新闻媒体和社区团体的各界专家学者就“中国安乐死立法”话题展开热烈的研讨,通过列举意外伤害和事故的后果、各类难以治愈的疾病带给人类的痛苦和巨大的经济负担等具体事例,论证人类面对毫无质量的延续生命和病人承担更多无法避免的痛苦,安乐死立法的意义恰恰就是保持了人的尊严。


左起:杨团、崔以泰、孟宪武


左起:邵家炎、刘继同、史宝欣


左起:刘光宗、白红光、马志林


左起:王燕、刘美英、崔维强

  大家一致认为,安乐死作为一种能够减轻甚或消除临终病人在生命最后时刻痛苦的方法,其实施是必要的、可行的。安乐死立法的实现,将使安乐死成为一种合法的民事法律行为;安乐死的实施,也使人类的人文关怀思想得到充分的体现。安乐死立法无疑是人类社会发展、文明进步的里程碑。


方嘉珂做总结性发言


杨团宣布本届国际论坛闭幕

  论坛会场气氛活跃,50位出席者通过热烈的讨论和缜密的思考,达到了共识。最后,鹤童老年福利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方嘉珂发布了《2018国际“尊严生·安乐死”50人论坛共识》:在今后中国“安乐死”立法的进程中,坚决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引领下,进一步汲取世界各国先进的做法和经验,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尽早尽快实现“安乐死”立法而努力奋斗!

全体出席人合影
版权所有:鹤童老年公益基金会 京icp备06023313   您是本站第 访问者
地址:天津滨海高新区华苑产业区海泰华科三路1号华鼎智地19号楼2门    邮编:300384     24  小时免费热线:400-600-4629
电话/传真:022-87938026   邮箱:hetong-1@163.com
友情链接|在线支付|BBS论坛|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