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坛街道敬老院公办民营模式选择
发布时间:[2012-06-15] | 作者: 本网 | 来源: 返回

     鹤童接受政府委托的首个项目——北京市西城区月坛街道敬老院,最新通过ISO9000认证,图为鹤童老年福利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方嘉珂,从月坛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勇手中接过ISO9000认证证书。
     政府兴办养老事业的模式选择
    目前,我国人口结构中,老年人口的绝对数量大高龄化趋势显著“未富先老”“空巢”老人迅速增加、低收入群体养老问题严重,北京的情况更是如此。如何应对老龄社会的需求,成为政府公共管理和服务的一项重要内容。本课程采用案例教学的方式,通过对月坛街道敬老院公办民营案例的探讨,研究政府与民间组织的合作机制,进而发现政府开展养老事业的思路和方法,以及推进养老服务社会化发展的方向。
    [讨论题] 1、从这一案例中,试总结发现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过程中的角色定位。
     2、从这一案例中,试总结发现政府与民间组织的合作基础和机制。
     [教学计划]
    (一)教学方式:通过分组讨论、教师点评的方式进行。
    (二)教学目的:研究老龄社会的养老事业的公共管理方式。
    (三)教学过程 1、2、3、4、教师点题,提示案例分析要点分组讨论,形成小组共识各小组分享讨论结果教师总结点评。
    (四)案例真实结果
      [案例正文]
      柳暗花明又一村
      ——月坛街道敬老院委托管理纪事月坛街道敬老院
     2007年8月24 日,来自大陆和台湾为老服务领域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民间组织机构和新闻媒体云集北京市西城区月坛街道(以下简称月坛),召开“委托管理服务暨两岸为老服务研讨会”。这样一个高层论坛为何选择在月坛街道召开?是什么吸引了人们的目光?答案来自月坛街道敬老院,他们的运营模式为公办民营,而且运行之良好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本文记述的就是月坛街道敬老院模式选择的前前后后。
     困惑:为啥叫好不叫座
     月坛街道敬老院成立于2005年10月。这一机构的设置,一方面是落实北京市民政局关于一个街道建设一所养老院的要求。另一方面是基于老龄化社会公共服务的需求。
     该街道常住居民123644人,其中60岁以上老年人26892人,约占老年人口总数的21.75%。其中80岁以上老年人4123人约占老年总人口的15.3%,空巢老人有2439户,3454人,约占老年总人口的12.8%。随着社会发展和人口老龄化的加剧,高龄老人和空巢老人越来越多,家庭和社会的养老负担越来越重。为探索和解决老年人居家养老的问题,月坛街道于2004年8月开展居家养老服务的试点,注册成立了“月坛街道汽南社区无围墙敬老院”,是为全市首家在社区具有法人资格的民办非企业。主要开展两方面的工作,一个是居家养老,一个是机构设施养老。居家养老主要是指通过派遣护理员实现老人家中养老。机构设施养老则是以敬老院为依托,接受老人到敬老院养老,并派护理员看护。
     在这一背景下,由月坛街道办事处建立了汽南无围墙敬老院的机构养老部分。办事处花了22万元/年租下了原机械工业总公司位于汽南社区的招待所,并向北京市福利彩票基金申请了200万元的专项资金,邀请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老年建筑研究中心专家,在月坛地区调研并出台了《老年建筑与装修设计规范》,按照敬老院无障碍和预防伤害的规范要求,对招待所进行改造装修。2005年底敬老院建成并交付使用,由无围墙敬老院进行管理。与装修同步,街道开始考虑敬老院的运营,由于考虑到自身不具备相关人才和能力,此期间找到了热心公益事业的民营企业家王某出任第一任法人院长。
    敬老院建成以后,运行资金一部分是靠月坛街道办事处和市民政局拨的10万元注册资金和启动资金维持运作的,一部分是靠王院长善款投入。由于资金有限,当时只请了4名工作人员。敬老院开张后,赢得了上级部门的认可和舆论好评。敬老院的设施获得了络绎不绝参观老人及其家属的交口称赞,设立的对外开放的老年饭桌也受到社区内老年人的欢迎。但37张床位的入住率只有20%左右。日常运行月收入大约1.5万元,支出在 3万元左右,这还不算每年22万房屋租金支出。据行业测算,敬老院入住90%以上才是盈亏平衡点。
     因此,月坛敬老院实际上是在亏损状态下运行,养老服务由此陷入困顿。政府兴办养老院本来希望解决一些老人的生活困难,但结果是社会反应与建设前测算的需求反差很大。经济没效益,社会效益也不明显,正如俗话讲,花钱买吆喝,叫好不叫座,不仅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还给政府批新添了一种负担。
     如何改进敬老院的管理工作成为月坛街道办事处的一块心病。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团、潘屹教授等学者到月坛院调研
     破题:找个媳妇来管家
     为解决这一问题,月坛街道再次组织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发现问题的根源出在养老院定位与需求的错位以及服务的提供不够专业两个方面。老人们看上这里,但自己家里有房子且能行能动,到敬老院在经济上不划算,老人家属看上这里,多是因为老人不能自理,需要专业护理,敬老院想收没能力收。因此,如何建立一支专业化、规范化的团队,提高机构养老的专业化水平似乎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然而,这对于一个行政机构来说,谈何容易,于是街道负责人萌 生了为机构养老院寻找专业合作伙伴的念头。
    一次偶然的机遇,促成了一次必然的合作。月坛街道办事处接触到了养老服务领域中的佼佼者——天津鹤童老年福利协会(以下简称 鹤童)。这是一家非赢利民间组织,公益性、自律性和诚信度,已成功运行11 年,形成了品牌效应。鹤童尽管基本是靠服务收费为支撑,但以追求社会效益为第一目的。2006年3月11日,在民政部召开的“构建和谐社会,创新养老服务示范模式研讨会”上,鹤童介绍了他们的在养老机构经营方面的经验,他们的先进工作理念和专业化、规范化运行机制以及非赢利机构背景,吸引了月坛参会人员的的眼球,会议期间,两家单位与会的工作人员就合作的可能性进行了探讨和接触。
     会后,与会人员向各自的领导做了汇报,就双方合作的前景达成了共识,开始了进一步的接触。3月17日,鹤童派人到月坛街道办事处去拿相关的基础资料。3月21日,双方进行电话沟通。3月30日,鹤童派人考察了月坛街道敬老院的院舍。一个月之后,即4月20日,月坛街道办事处派人到鹤童